短章(420):中国传统的“神”与“形”
2014-07-14 18:25:3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中国传统的“神”与“形”

 

 

    1985年出版的《中国古代思想史论》就讲中国传统,提出“实用理性”、“乐感文化”等等,当时处在反传统的热潮中,曾遭凶狠批评。《论语今读》始写于1990年,出版于1998年,幸亏出版得早,今天我就不会拿出去了。许多年前我讲过,要继承的主要是中国传统的“神”(文化精神)而非“形”(表层形态)。这表层形态不只是典章制度、仪文礼节,也包括过去的儒学理论、词语观念等等。至于“神”当然可以各有所见。我历年提出的“实用理性”、“乐感文化”、“度的本体性”、“情本体”、“一个世界”、“儒道互补”、“儒法互用”、“巫史传统”等等就是朝这个方向的努力。……上面所说的“形”只是指儒学或传统的表层结构和形态。真正寓“神”的“形”,是“体”,即上述中国十几亿人的现实生活,这是二三十年来我一直强调的儒学的现实根基。钱钟书《管锥篇》引证大量材料,说明“形用”即“体用”即“质用”。这里的“形”、“体”、“质”均属物质或物质性,倒可以作为我多年所讲现实生活才是“体”,文化只是“用”的文献资料的佐证。所以我既讲承继中国传统,又坚持“西体中用”,在“中用”过程中发展“西体”而影响世界。大家知道,我一直反对以“气”、“意志”、“需要”、“欲望”、“生命力”、文化、纲纪、传统、伦常道德、意识形态、儒家学说等等为体实质仍在维护官本位专制体制的各种“中体西用”说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哲学纲要》p.115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